• 三月的主题词

    2017年03月30日

     

    那天站在夜色下的广院图书馆前突然觉得恍若隔世,脑子里全都是过往的画面,曾经在这里学习生活然后毕业时忙于找工作的画面历历在目。5年前的那时候单纯的自以为成熟和稳重却也不知道稚嫩的秉性从未脱离。后来每次回学校似乎都有不同的心态和心境,有时候人是需要有这么一个地方让自己矫情矫情然后沉淀沉淀再去想想来回,是个中转站,也或许只是个借景思情的客观体。

     

    从上海回到北京其实不舍得东西并不多,就如同当时从北京去了上海一样,去的时候也并未滞留太多残存的割舍。这个年纪少了轻狂时的表面情绪,更多了当下的平静和望向未来的未知感。只是我讨厌别离,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来越不喜欢一切形式的离别和再见,于人和事抑或是城市都一样。而离开,再一次成为了这个三月的主题词。

     

    有时候你越是不想的就越是频频显现,人生总不能都如你所愿。

     

    然而伴随着离开而出现的必然是重新适应和重新开始,面对新的生活,新的城市,新的人和新的自己,过了年少时或许慢慢就不喜欢尝试新的事物,况且这次于我而言,除了这个城市和家以外,一切都是崭新的。而重新,也成为了这个三月的主题词。

     

    好像没有多少喘息就再次上了跑道,之前跑的太过缓慢,徐徐前行,权当边跑边休息,而转换了另一个跑道后你一开始并不知道以怎样的速度去前进,就如同变了一个频次,调性也不一样了,这需要你换个思维换个状态去调整自己的节奏。而调整,也成为了这个三月的主题词。

     

    我记得曾经在陆家嘴环城路上散步的时候心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在这里工作该有多高大上啊,后来就真的实现了当时虚荣的愿景,后来真的每天都穿梭在最高的楼宇和最时尚的白领之间也便觉得少了当时的惊喜和最初的向往之情。我也记得之前在北京的长安街上路过的时候望着车外的高楼心想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在这些高大上的楼里穿着西服革履的办公那该有多洋气,然后现在也实现了,可丝毫没有当时期待中的欣喜和雀跃。那天穿着一身西装和皮鞋约了原来的同事一起在国贸吃饭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原来穿着运动鞋和休闲装百无聊赖在国贸溜溜达达的自己,其实我并不喜欢蹩脚的皮鞋和束缚的正装,或许舒服和随意于我而言更胜过表面的那些庄重和堆砌。但毕竟也要有一个适应的阶段,而适应,也成为了这个三月的主题词。

     

    总觉得有特别多的话要说,关于上海的,关于工作的,关于离别的,关于新开始的,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多说无益,就如同现在慢慢不在经常的往朋友圈发些感受一样,或许成熟了就不再善于表露了。我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

     

    我可能还没回过神的产生某种怀念和不适应呢吧。每天都像赶鸭子上架一样的去做规范动作,既定安排。原本打算清明以后再开始新工作的计划也搁了浅,只好耐着性子硬着头皮上。

     

    有时候觉得日子过得好像是梦境,稍不留神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