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和勇敢

    2014年12月10日

        整个忙碌的十一月过得特别快,我总说我就像尚未培训的新兵直接上了战场一样,没有退路只得往前冲。言外之意也算是给自己一种心里庇护的安慰。其实我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匍匐,生怕碰到暗雷炸个血肉模糊,也生怕掉了队后被人们落下,一切都很陌生却又极为紧迫。但好在碰到的也是哑雷,虽未冲锋却也并未落队。就如同当时走出机关大门的时候有领导说,外面比你想的要难很多,但也真的没那么难。

        十一月的下旬在天津呆了一个星期,住了五星级的酒店吃了平时吃不到的大餐,可丝毫未觉得这是种值得炫耀的东西。反而我更想念在家里做的打卤面和自己那间窝窝囊囊的小房子。一个星期的忙碌时常会在凌晨时分才暂且结束,又在太阳刚升起的清晨继续紧张的开战,连轴的大幅度的工作致使之前来天津的那些计划全都破产,比如去和阿三吃个饭,再去曾经的母校忆苦思甜一下。除了在天津宾馆就是去城市大厦,然后偶尔去购物中心吃个晚饭。就如同这个城市一样,单调乏味毫无乐趣可言。

        唯一一点让我觉得美好的就是在某个忙碌的下午趁着大家外出的空闲段在城市大厦一楼的小咖啡厅独自坐着喝了杯拿铁和老板娘聊了很多关于咖啡和旅行的心情。那个小咖啡厅袖珍的容不下几个人却有让人觉得温馨的感受。我很喜欢广告牌上的宣传语:咖啡馆和旅行都是让人自由的方式。我慢慢觉得我是追求自由的人,除了以上两种方式还有更多可以去自由的手段。而我最怕的是,在忙碌的工作中渐渐失去了自由,不是没时间,而且没了心。

        之前有大段时间的时候总觉得自由是虚度,现在少了很多时间后又觉得自由是稀缺。比如没有了之前安静下心来读读书的自由,比如没有之前馋了就去超市闲逛的自由,比如也没有了之前定时下班后就去逛街看电影的自由……其实都如我预料,也都在适应阶段中,有得必有失的权衡在慢慢渗透到生活的时间中,改变以及被改变。

        后来去了南京,是一种寻找自由的途径。暂时抽离一种生活的枷锁后感觉整个时间也换了调子。虽然城市并不是我喜欢的,但却也觉得是种难得的阅历充实了枯燥的生活。我一直告诉自己勿忘初衷,不要在往前走的时候忘记了你为什么要出发。

        我不羡慕那些动辄年薪一百万的领导,也不羡慕那些开着豪车吃大餐的有钱人,因为我知道每个人享受生活的方式各有不同,所谓幸福其实因人而异,并不只是钱和地位可以决定日子过得是否舒服和坦荡。

        有朋友说我是个勇敢的人,我喜欢这个评价。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可以继续勿忘初心的勇敢生活下去。

  • 生活诗

    2014年11月03日

        很多时候我都还会觉得就像一场梦,特别真实却又睡醒不过来,以至于梦着梦着就成真了。变换了不同的生活节奏,和大量不认识的人交流,开始新的工作内容,绷紧脑仁的去学习和观察,以及如何调整自己去适应身份的转变。好多人都对我说你真坚定和大胆,说走就真的那么走了。我其实对那些佩服并不自喜,其实也没有那么所谓的勇气可嘉。走了就走了,挺简单。

        我善于忘记,不喜欢留恋,也不习惯回头。从呆了三年多的那个办公楼里最后走出来的时候,我就笃定了如果可能就再也不想回去了。我走之前对处长的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若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处长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恩。有时候我觉得挺好笑,人和人的关系以及那些所谓的感情其实在你觉得是扯淡的时候就一文不值了。那天蹲厕所的时候,我把手机里曾经共事的很多人的联系方式都删除了。觉得没必要,也根本就没有再联系的可能性。

        你都没怎么付出感情,又怎么期望别人对你有情怀呢。这都是对等的事。

        也不觉得失望和失落,当然也没有遗憾和无奈,满满的都是一种离开的庆幸。

        当人们都说会有困难,会很黑暗,会很煎熬,会很后悔的时候,你能做的就只有堵住耳朵往前走不回头,可真的当你去硬着头皮向前进的时候就又会发现其实人生也并没有那些形容词描绘的纯粹。我其实特别不喜欢去预想一些事情,就好比我从来不去臆想不现实的东西,该来的都会来,去做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我一直会怀揣着感恩的心去生活,尽管有时也会疑问为什么上天会那么不公平的去设计了很多无能为力又无可奈何的坎坷。一切的安排都是一种恩赐,只是看你如何去领取这份礼物。我总会告诉自己勿忘初心,不要忘记你为什么而活,又为什么而努力。是为了挣更多的钱,是为了出人头地,是为了虚荣和浮华,还是为了让自己不枉费一生的追求一种心的安慰和坦然,以至于到了耄耋不会因为遗憾而悔恨。

        每天挤高峰期的地铁,坐更长的距离,下更晚的班,可我都觉得这其实挺好的,至少我没有忘记初衷,也没有厌烦和抱怨。那天在地铁车厢里听Damine Rice的新专辑,突然就特别想流泪,不是疲惫也不是压抑,而是突然觉得生活像一首流动的诗,你读着自己写下的词,被感动了,然后笑着流泪了。

        北京起了风就有蓝天和白云,但愿这城市能带给你自信。

  • 四年又三年

    2014年10月20日

         我记得三年前一个好朋友发给我过一条短信说,路过你未来的单位大门口,不知道这深宫大院能不能把你困得住。这三年来我经常在每天一大早走进单位大门的时候想起这句话,日复一日。《碧海蓝天》里有一句话:“人经常会感受到内心的召唤,如果不去回应它,人就始终不能平静下来,如果去回应它,就意味着必须放弃很多心爱的人和物”。其实,这三年,也是一直在回应与不回应之间徘徊。

          其实从一开始就有一种冥冥的感受,是要回应的,只是缺乏一种义无返顾的勇气和毅然决然的冲动而已。

          我把办公室一直养的绿萝拿回了家,一个小盆长出了近五六米长的分支,茁壮而生动。我不想把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留给不加珍惜的人们以及我不再珍惜的地方。离开也并未带有某种怨气和愤懑,当然也不是终于出了一口气的释然,就好比我当时在本科学校里一样,我知道那里不属于我,只是等待时间的流逝来接近最终的彼岸。所以我那四年过的小心翼翼也并不快乐,那个学校以及那个城市疏离的如同梦中的情节一觉醒来就再也想不起来那些细枝末节。可我还是会回忆,有关物是人非,但更多的那段承载了自己四年的岁月时光。

          如果岁月是个神偷,那么那四年和这三年,偷走的是什么,而我得到的又会是什么。这三年,其实在踏实的时光里过的一点也不踏实。

          周末和Tony在ZOO COFFEE里聊了一下午,每次小聚我都会想到七年前在另一个城市偏僻的肯德基里两个人对未来迷茫的不知所措。那个片段在我脑海里模糊而又清晰,就像渐变效果一样忽明忽暗。然后我们都逃离了那个我们不喜欢的城市,Tony出国留学,我考上了研究生。再然后都顺利有了工作,到如今都面对着另一个转折点,我要离开一个工作,而他要离开一个城。

          我问他什么时候再回当时的学校看看?他说一辈子也不想再回去了。我明白,有的时候,回忆和留念有着天壤之别。

          麻烦甜甜帮忙拉运东西回家的时候,我看北京依旧阴霾的天空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愁,跟不舍无关,也没什么不情不愿,就是觉得又三年过去了,终究还是到站停车了。

          只是和四年前一样,换乘,改道,继续启程……

  • 绕着圈子的悖论

    2013年02月27日

          如果天气尚可,关掉闹铃的清晨时分天空已经开始泛起鱼肚白。拉开窗帘映入眼目的已不再是漆黑朦胧抑或早霞绽开,过了雨水时节,某种困顿的惯性慢慢被清醒。我习惯在地铁最前端的车厢倚靠着背椅,眼前透过驾驶舱的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整个隧道嗖呼即逝的景象,空洞、深邃。带着耳机低头看书,隔绝嘈杂,进入自己的内心感官世界,也觉得是种修炼。只是偶尔抬头的时候会想起《壁花少年》中艾玛·沃森站在开着天窗的车上张开双臂穿梭于幽长昏暗隧道的那段镜头。

          会遇到每天都在同一站定时上车以及在某一站按时下车的人。还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上小学的孩子以及他们的父母。但无一例外的是,孩子的书包都被父母背在了肩上,我觉得特别心酸,但我说不清这是成长的悲哀,还是教育的悲哀,亦或是整个民族的悲哀。有的时候,很多事情,怪罪的不是当事人,毕竟环境造就的某种必然为之是无法改变的既定事实。

         那天和导师聊QQ聊的我情绪低落士气受阻,然后开始审度自己,正视问题。人是需要在一段时间后反省和反思的,无论是外界施压还是自我受压。其实我越来越不喜欢那些所谓的“至理名言”或者“成功语录”之类的纸上谈兵,大话我也会说,道理我也都懂,也但行动却不见踪影。总而言之,便又陷入了一种不太容易出走的怪圈,循环往复。根源在于你所持有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是怎样,便也就形成了角度和姿态的不一样。抑或说你保有怎样的世界观,便致使你对社会的看法与人不同。只是我越来越觉得,在褪去青涩走入成熟的这段看似轻松的岁月中其实内心的煎熬和磨砺并不一定就比从前来的容易。或许过程都是种破茧成蝶的坚忍,而我宁愿相信总有那么一天会展翅高飞。至于飞向何方,其实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破茧而飞。

          很多时候都会觉得力不从心。就好比当初坐在自习室里抱着本微积分的感受一样,这完全不同于坐在社会学或政治学的课堂上那种情投意合般的美好。我总希望自己能像很多人一样敏感的细胞少一些,糊涂的成分多一点,也就不至于总是在感性的冲动中对抗着理智的反驳,这种博弈就好比矛与盾的对垒,一手拿矛一手持盾,到头来也不过是自我瞎折腾的胡闹。

          你能体会得到这种感觉吗?就是你考上了一所很多人都向往的大学,却读了一个自己很不喜欢的专业,周围的老师同学对你都不错,可是对着书本知识的时候只有你自己知道那种形神分离的感觉。然后那些过来人对你说,其实学什么专业都一样,混个好学校的文凭就是最重要的。话虽如此,但你心里其实懂得也并非绝对,类似的话语应该不会出现在一个上了好大学学了好专业的人之口吧。

          所以你可以当同学老师的知心人,也可以成为学校社团的活动分子,可你就是拿不到成绩单上的奖学金。我固执地认为,这与学习刻苦并无太大关联。我也习惯地认为,这是受到了某种不成熟的蛊惑。

          那么什么才是成熟?导师说经历得多了就是成熟,一帆风顺不是成熟,一劳永逸也不是成熟,那我想反问,一成不变会不会变成熟?一意孤行是不是不成熟?

          又是一个绕着圈子的悖论。

          我看到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会获得成功,一是傻子,一是疯子,因为傻子懂得吃亏,疯子懂得行动。

          又是一句操蛋的废话。只可惜,我们都是自以为智力尚可的正常人。

  • 顺时针

    2012年01月11日

          虽然表面一派和谐景色的笑脸绽放,可是内心的无语和无奈却层出不穷,其实很多时候我并不是自以为是的装作多么不屑和清高,只是在面对实在和你不在一个步调上却又不是故意的人时,无可奈何就成为了必须要直面并且适应的现实问题。比如你的搭档。如果你知道换了另一个人的效果会更好但又不可能改变现状时,你所能做的就是尽量配合对方来达到效益的最大化。

          我承认很多时候我的忍耐度和脾气性格会显露出非常白羊的特质。尤其是在你总觉得明明应该到位了,可是对方却总是不找边儿的时候。后来我慢慢说服自己要淡定要平和,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你所提出的要求,并且你所谓的精彩也并不一定就是别人心中的完美。所以时间久了,磨砺性格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收获。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其中更让人学会了控制情绪的表达和言语的措辞,以及对方恰恰也是一个二乎过头的白羊座。

          其实我也很清楚,自己原本也没有那么好。

          年前的工作全部都以联欢会为主基调的开展起来。这也让多少就百无聊赖的工作变得还算是有些生色。祝导从湖南飞回北京特意帮忙指导小品,使得原本成型的框架多少做了一些增分的修改。祝导是一个身体内寄居了至少10个女人的男子。这让每个女同志都极为汗颜。以至于彩排期间一直笑场到不停NG,祝导很郁闷的是,为什么男人能做的那些女人的表情和动作反而这些女人做不出来呢?不过,我对这些并无感觉。祝导说唯一不需要任何改动并且最出彩的就是最后出场的我这个压轴了。

          我依旧极为低调的装逼成一幅谦虚的假象。其实我一直在考虑的是这个小品节目结束后,我如何在一分钟之内迅速换装以主持人的身份继续登场。

          中午彩排到12点半,大家饥肠饿肚的奔向饭店开始狼吞虎咽。期间还不忘抓紧时间来三回杀人。自从上回去甘肃和一大群其他单位的无聊人士玩了几次更无聊的杀人后,我杀人的激情已经许久未被点燃。可惜时间短促,未到高潮就已经散伙。于是大家说等周五的联欢会结束后,一定要找时间杀个天昏地暗。吃到上班点儿后,我和黎黎最没出息的在所有人都离开后还耐心的等着未上来的饭菜准备继续喂饱还不满足的肚子。几乎同时,我和黎黎说,要不咱们再继续个下午茶,就甭去办公室了。

          晚上按时回家煮饭,看康熙然后洗衣服。一点都不想在外久留,一心只想在自己舒服的小窝里自得其乐。尽管买了这张精选集的简装版,但还是忍不住的又把精装版买到手。厚厚的盒子和漂亮的歌词。这半个月,这张精选一直反复,上班路上,下班路上,睡觉前,听多久都不厌倦。这里有顺时针般岁月的记忆,格外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