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你写诗

    2012年04月11日

          我在这个百无聊赖的午后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和飘散的白云以及远处的西苑饭店很想去动物园走一趟,对着各种动物用统一的斗狗方式打个招呼问声好。或许他们在固定不变的生活模式中如我一样的循规蹈矩。可惜我做不到像草泥马一样的木讷和至若惘然。有时候,憨态是种学不会的可掬。

          清明的旅行假期将体力的匮乏留在了回来后的这一周。每天清晨闹钟响后我都特别想捂着被子接着睡到自然醒然后再编个理由请天假。天亮的很早,惯性起床后拉开窗帘看到窗台上的小乌龟已经趴在了卵石上盯着我看了。打开豆瓣电台开始按部就班的洗漱,每天最发愁的是要穿那身衣服出门,对于品位越来越大叔也越来越不爱捯饬的自己来说,对得起自己的欣赏已经成为了一种不情愿的习惯。所以春天来了,我想变得生动活泼些。

          一周五天的上班日慢慢变成了一种跑步机上的心情。速度均匀只是呼吸频率不断变化。整段的坚持中充满了某种期待才会让某些不情愿变得心甘如怡。周四的密云开会事宜如我所愿的成功“推掉”,原因合理并且合意,我不想大老远的消耗两天的美好时光,尽管或许依旧是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从天亮等下班,但是和处长滔滔不绝的聊聊B事件然后安排好下班的晚间生活总比坐在一群中老年的队伍里听废话要好得多。刚才路过小黎的办公室时小黎正在特别认真对着电脑敲键盘,并头也不抬的对我说稍等,这局大战僵尸马上就完。我说了声您继续然后笑了笑就离开了。

          昨天下班后淋着特别淅沥的小雨逛王府井的时候我就觉得美妙生活对于我来说其实也便如此。喝一杯星巴克,吃一顿呷哺,买两件衣服,走一段小路,北京的春天短暂的就像一首清新的小诗,你在读它的时候其实也是写诗的人。

          恩,为你写诗。

  • 巷口

    2012年04月06日

          这是工作后第一次长距离的私人旅行,从计划到实现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飞行了近三个小时的路程,花了近三天去享受一段单纯而美好的假期。就如同落在兜里过了期限的轮渡往返票,或许心底的某些部分早就缱绻在了某个安静巷口的一隅,带不走也不愿离开。某些总渴望逃脱的念头在那里心甘情愿的落了脚。

          时隔几年后再次来到这个海边的岛城,脑海中模糊的记忆斑驳了太多时光留下的影像。飞机降落在午夜的机场,出租车高速穿行在长长的隧道中驶过了一道道转瞬即逝的光影。旅店隐藏在悠长小巷的某个上坡道的石阶旁,在将近2点的午夜安静而温柔。透过旅馆的窗看得到这个城市零乱而散落的小破房和湿润柔顺的植被,在月光下透露着一种颓败却又充满灵性的美。窜出来的黑猫用发光的双眼划破了黑暗的孤寂,你却并不会因此而惊吓和受怕。倘若不是旅途疲劳,我很想在凌晨午夜的巷子里逛一逛。

          我爱厦门的夜,安安静静的不动声色却又深深刻刻的让人动容。

          旅馆的早点简简单单,尽管没有丰盛的选择却也让人吃的幸福。徒步前往厦大的路上有种背包客的轻松和自然,在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另一个城市不必顾虑他人眼光的感觉是难得的好享受。起伏的上坡和下坡,狭窄的主干道岔出了许多蜿蜒的小路,街边店铺凌乱的无所不包但又不会让人觉得聒噪和繁冗,隐藏在半山坡的咖啡馆在涂鸦墙的一旁半倚着小门悠闲自得,空气温润清新,走步是对这个城市最好的礼遇。

          厦大的美多多少少被行人如织的聒噪打了折扣,走到临近海滨浴场的厦大白城才发现了另一种期待中的美好。看海计划终于兑现。脱了鞋袜赤脚走在沙滩上淌着海水吹着海风,心中总回响着《看海计划》的副歌部分,我终于也来到了我以为到不了的地方……Are you ready to fall in love?

          沿着环岛路的西段坐上公车蜿蜒了不久便到达了鼓浪屿轮渡对面的中山路南口。Dearest突然想喝星巴克的愿望恰到好处的就在不远的鹭江道旁,虽然我们一致认为这里的星巴克远没有北京的口感饱满,但是如愿以偿多了的星星想必也是让某人心满意得的收获。临近中午,在中山路兜了一大圈后去人挤人的“黄则和”热热乎乎的吃了一顿饱腹的午餐。花生汤、沙茶面、海蛎煎、烤鸡翅。这样的小店才是厦门最地地道道的市井文化。

          午后直奔渡口上岸鼓浪屿。这里的美丽全然被攒动的人头煞了风景,四面八方的行人让整个岛屿像极了并无秀色的大排档,嘈杂并透露着某种低劣的气息让这个本应该散发着安静氛围的小岛失去了太多本真的魅力。但是心若释怀便也处处是美景。重要的并不是被你看到的,而是被你感受的,以及身边同行的人。

          找到提前预定好的旅馆便也觉得再多疲惫也还是心满意足。二楼的榻榻米是小而精的栖息处,有微风,鸟鸣,午后的阳光和无线网络。穿着半袖和短裤在阳台的秋千上闲荡。从未希望时光可以就此静止。在如此聒噪的小岛上,在房源如此紧张的假期时还能找到这般安静闲适的小旅馆的确是种难得的幸运。冲个热水澡然后换上新衣服便开始鼓浪屿的吃喝玩乐。

          Dearest一边喊着瘦瘦瘦一边停不住的咀嚼着各种小吃乐在其中。随着人潮走走停停,一路说说笑笑,心也从未有过的放松。不用伪装,也不用刻意,不用在乎着装打扮,也不用考虑别人的眼光,这是在鼓浪屿上我感到最为惬意的好享受。慵懒的狗,安静的巷子,热闹的大排档,小文艺的奶茶店,吆喝的商贩,以及随时都会扑鼻的各种味道将这个岛屿变成了一个温柔却不沉默的小城市。曝露的不说,包裹的不留,云烟已过,岛屿依旧……

          坐上回岛的轮渡继续中山路上觅食晚饭。走了各种彼此穿插的小巷子,用高科技定位了无数次的目的地,才慢慢觉得有目的性的迷路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小幸福。某个小巷子里不起眼的小店铺或许就是赫赫有名的美食店,而就在巴黎春天百货旁的路边小烧烤或许就是让人流连忘返的味蕾催化剂。这个城市的魅力就在于市井文化的简单和质朴,也在于现代气息和城市历史相濡以沫的恰到好处。灯火辉煌的步行街虽然缺少了太多整齐和有序,但却又有一种让人身心愉悦的好感受。

         夜晚的鼓浪屿在人潮慢慢退去后是最美丽的际遇。喧嚣浮华的一切渐渐被安宁所覆盖的时候是这个岛屿最本真的面容。小巷里徘徊的黑猫和马路中间酣睡的狗以及墙壁上随风摆动的枝叶和晕黄着温存的灯。回到旅馆的路上要经过起伏的上下坡,那条慢慢熟悉的道路是我们一起忘记烦扰的短途。可以什么都不说,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其实所谓的幸福便也如此而已了。夜晚不想入眠的时候就到露天阳台的小摇篮椅上晃一晃,远处的小山峦起起伏伏,夜风怀揣着这个季节最美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沉醉。很多时候,我都希望时光就此停驻。

          倘若有足够的时间,我想徒步在厦门市区里走一走。不打车也不坐公车的以最亲近的方式去感受这个城市最真实的一切。我爱这里的小巷,曲曲折折的有无限延展的可能和未知的惊喜。这里不大气,也不豪迈,小家子气的却又让人有种融入其中不愿抽离的感受。这里的星巴克不好喝,这里的出租车也太莽撞,这里的小细节脏乱差,这里的人也欠时尚,可是很多时候你会被某种随性和不施粉黛的自然而打动。就好比厦大旁边某个小巷子里不起眼的海鲜小牌坊。就算和着米饭也是种简简单单的满足。这就是这个城市的魅力所在。让旅人在短暂的停驻中遇见最美的意外和最质朴的享受。

          那天晚上坐在鼓浪屿的海滩上看着漆黑一片的大海听着涨潮时水声的起伏我就忍不住的流了眼泪。这无关忧愁,也无所谓悲伤,只是突然间眼泪就滑落了下来。脑海中像过山车一般的还原了那些我尚可记得的人和事以及还未忘记的感悟和喟叹。我站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将石块掷入海中的时候,我感觉一切都轻松了很多,I can fly now with your love。

          离开前的早晨醒来后听着窗外的鸟鸣特别的不舍得。我不知道下次再来厦门会是什么时候,心情会怎样。时隔四五年后的这里依旧让我舍不得离开。那个安安静静小花园二楼的榻榻米是26岁记忆的开始。关于旅行的意义,也关于幸福的风。

          在那些照片里我唯独对这张情有独钟。一个快乐的小孩子在海边追着浪跑,发自内心的欢笑和雀跃。远处的海岛朦胧可见。蓝天白云以及远眺可及的未来。是的,有蓝天就有向往,有海浪就有希望。

          给26岁的自己以及遇见最美的我们。

     

    安静的巷口 单车和人交错经过
    安静的巷口 异动
    安静的巷口 我还没准备好回家

    ……
    其实就是生活 就是生活
    也觉得想不透 想透了能有多轻松
    毕竟不是那么沉重
    还好不是寂寞 城市中我继续行走
    安静的巷口沉默 沉默并温柔

  • 片·段

    2012年02月21日

          我开始喜欢吃寿司,我也开始慢慢觉得没有什么喜好是不能改变或者不会上瘾的。很多时候先入为主的主观印象往往让人错过很多值得享受的事情。或许哪天我突然不喜欢喝咖啡了,或许有一天我突然不想听唱片了。或许的背后都是可能发生的现实,但现实总是太过坚固的靠牢一种惯性的习以为常。

          看《Love》的时候很多片段都让我红了眼眶,却又转瞬间被小幽默的构造咧开了笑容。小清新的美好幻想和虚构的背后其实映射了一种包容的人文关怀,或许这才是这部电影所要诠释给观众的最大意义。旁边两个吃着汉堡的姐姐一直叨叨不断的分析剧情,但总会突然停下来抽泣的拭泪。最后散场时,她们给出的评价是,真不错呢。简单却又中肯。

          刚开门的赛特奥莱里那家星巴克在上午十点的阳光中充满了温暖和幸福的气息让人觉得这种少有的空荡和安逸是种特别难得的好享受。买一赠一的小便宜摊的是种乐趣横生的小窃喜。靠窗的小桌子因为暖阳的映射显得格外透亮和光滑。湛蓝的天空和清新的空气让人对这个周末的开端充满了各种期待。缺乏目标的闲逛有的时候也是种浪费时间的好消遣。不经意间发现的某双鞋让人冲动的划了卡买回家。

          健身的时候我总是回忆起那年夏天在家的假期,每天都骑着单车道附近的那家健身房挥汗如雨。一个人或者跟着贝贝一起,有的时候还能看到薇薇。那年夏天永远是我记忆力最美好的片段。小清新和小幸福在小日子里慢慢的若隐若现。回家路上我总会去母校附近的一家奶茶店喝一杯,虽然那味道比起鼓浪屿上喝的差了太多。哦对了,我计划今年再去一趟厦门,那是个让我永生难忘的地方。

          昨晚做梦梦到了地球毁灭的那一天终于到来,无数的小陨石砸向地面,人们鬼哭狼嚎的满目苍夷,我站在家里的窗前看着窗外分崩离析的一切随着晃动的地面摇摆,不知道何时一颗巨大的陨石砸向自己的头颅。后来,正在无计可施的那一刻,妈妈拿着刚从市场买来的菜回家准备做饭,再后来我就听着闹钟铃起了床。无厘头的一场噩梦终于在一种冷幽默的收尾中散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征兆,还是一场戏谑的玩笑。起床后开始在家吃早点,煮一杯咖啡,煮一个柴鸡蛋,吃两个面包,然后上路。

          天亮的越来越早,之前起早贪黑的清晨早就已经慢慢变得透亮起来。学校的学生也多了起来,早餐铺也忙碌了起来。地铁里的人依旧拥挤不堪,或许是因为四惠公交枢纽大修导致车辆不通才让很多人选择了公共交通。迟到的时候是选择奔还是慢慢来,对于没有划卡限制的我来说其实都算多余。

  • After……

    2012年02月13日

          没有去车队要车,自己坐了几站公交车趁着阴天午后的悠闲时光到北大南门的建设银行办事。人有的时候会触景生情的矫情一些不痛不痒的内心波澜,并非刻意而为之,也无关造作的小文艺,就是时过境迁后总有那么些感怀在心头。没有太固定的形状,就好像别人永远体会不到你自我内心戏的跌宕起伏。所以走到北大南门的时候,我驻足的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打消了进去溜达一圈的念头后转身走人。Tanya的某句歌词刺痛了当时平静的心情:“一转身谁能把感慨抛在脑后,在时过境迁以后”。

          我一直说,我心酸和伤感的并不是某个人某件事某个地点或某个景色,而是在这些慢镜头般的倒叙中那个再也找不回的我。在熟悉且陌生的马路上行走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几年前那个骑着单车背着厚厚专业书不修边幅孤注一掷的那个他,那时的他时常面无表情,时常偷个小懒,时常因为自己的渺小而不敢想象未来的美好,时常因为某首歌就泪流满面,也时常自己对自己说亲爱的你可要加油了。他不知道生命的转机会光临,也不知道此去经年的某时某刻他会一笑而过的故地重游,也不知道他在转角遇到新的自己时是如此的平静且满足。

          他不知道的未来就如同你体会不到的当时一样,都是未知的片段,模糊而含蓄。

          中关村的十字路口修了一个“口”字型的天桥,过马路的时候再也不像几年前那样匆乱和无序了。

          那时候的自己经常听着Adele的《19》沉醉在那种小文艺的清新中自以为品味独特的自得其乐。当时的Adele没有名气,没有获得格莱美的肯定,被论文小众的独立歌手,唱片也卖的不够一线。可是几年后的今天,她的两张唱片全球销量惊人的破掉了2000多万,两次获得格莱美的最佳歌手,并在今天囊括了54届格莱美的六个大奖实现了全满贯,变成了全世界的宠儿。所以我一直觉得一路那么爱她的根源其实早就根深蒂固。而我当时也觉得这个小胖妞一定大有所为,事实证明在某些时候我的眼光是那么的准确。

          时间这东西真的是一幕吊足人胃口的连续剧。

          年后延续的假期在家里无风无雨的安然度过,我总觉得人越是长大就越觉得某种安定的归属是超越七情六欲最大的欲求感。虽然无聊却踏实的让人不想变换节奏的原地踏步。难得的年后排班让这个年过的稳当而舒坦。年后回归工作节奏的步调一如既往的温吞并缓慢,但是业余生活却大放异彩的填充着工作之余的大量空暇时间。吃吃喝喝走走停停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看了两场电影,K了一次High歌,吃了几顿美味,散了几场小步,逛了几次商场和超市,买了许多零散的小东西。每当我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和好朋友愉快的生活时便觉得不再有任何抱怨和不满。那些苦逼的小白领尽管衣冠楚楚的挣了好几倍于我的工资。可是却买不到那些快乐着荒废的时间和享受。其实我很多时候是在刻意贬低,这不,今天就转正了,挣的工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一再告诉自己,人活着要知足,否则快乐就会越来越缩小的直到不见。

          周末去学校的全面俱到吃午饭。放假的学校除了寥寥无几的学生之外少了太多平日的甚嚣尘上。安安静静的校园有种难以言喻的小幸福洋溢在曾经走过无数遍的小路上。饭厅的壁挂电视放着经典的八十年代老歌的MV,恰如其分,有多久没故地重游,又有多久没有最简单却满满的幸福感。回忆很美,未来很慢。该停止的流浪一定会找到归宿。我很多时候特别想写一本回忆录,留给自己的一本文字相册,可是想法总会在缺乏持久耐力性的现实中提前夭折。有时候会想,这一路走来,自己是幸运的。

          今天中午去超市买了洗浴用品然后满足的吃了一顿肯德基的午餐优惠套餐,吃饱了就幸福了。约好的娜娜和鹏鹏临时有事取消了集体健身的计划。我准备在新的一周开启健身的计划。汗流浃背的透彻和急促呼吸的爽快感是让日子丰富饱满的好方式。收拾东西,下班走人。

  • 博弈式的自我安慰

    2011年12月20日

        身体从中旬开始就持续走低,零碎的不适感时有发生并且许久逗留,让整个人都疲于应付的透支着体力的余额负隅抵抗。活动似乎偏多却又说不出具体和确切的事件来支撑导致疲劳的主因。睡眠总是匮乏,却又一次次的在誓言早睡后便依旧一如往常。每天闹铃响起后,我便觉得如果我有一种不负责任的魄力按下闹铃继续入睡或许也是种难得的突破。只是我依旧在Adele还没唱起之前就迅速的起床奔向卫生间蹲在坐便上开始清神和苏醒。眼袋一天天肿大,皮肤也一天天缺水。倘若这样的状态可以掉下几斤肉,便也算是有所收获。

        日子日复一日,时间也未曾停止或快进。生活依旧平稳有序的按部就班。好在我是一个总会在一沉不变中寻找乐趣的人。所以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没什么值得称赞之处,唯独自得其乐的自导自演能力是一般人学不会的。所以日子尽管单调,却在自我的世界里各种充实饱满。

        满足,将会是贯穿整年的关键词。

        那天找Tony看电影时顺便就谈起了一些共同的记忆,几年前的那些青葱岁月打马而过后似乎磨平了一切曾经以为的跌跌撞撞。那时在丁字沽地铁站的肯德基里两个人为未来忧心忡忡的时候谁也不曾想到今天会坐在望京的星巴克里悠闲地喝着下午茶。而那时在广院北门还未拆除的米线店里吃着热腾腾的晚饭讨论着出国事宜的时候,也一定想不到学成归来后会有这样的际遇。和Tony开玩笑的说,为什么望京那么多的国际大企业的亚洲总部写字楼就没有一个适合我们的职位呢?即将五年后建成的CBD“中国尊”里怎么就看不到任何进去当大白领的可能性呢?但其实彼此都以嬉笑的玩乐方式打消着某种天真的期待和幻想。就如同我天天把“洋气的白领”作为目标挂在嘴边好似羡慕。但或许真的有一天我穿着梦寐以求的西服革履帅气的坐着电梯上上下下时,说不定突然间就又徒增了一个过劳死或者不堪压力自杀的事例呢。

        所以张老师总是说我一点也不知足的瞎幻想。这种生活是太多人想要追求的理想状态。而人往往就是一个不知足的感性动物。充满冲动和猎奇感。其实大道理我也都懂,小幸福我也都乐在其中。只是多少还是有种悸动的尝试性想丰富自己的经历和感官生活。一个好朋友一语中的,就想一个男人总想有外遇,但小三打败大房的几率少之又少。一个理儿。

        说来说去,还是这些老生常谈的博弈式自我说教和自我安慰。

        那天在望京的一家仙踪林吃晚饭的时候我看到对面的7-11进进出出各种皮色的人种,就对Tony说要是能在这边买套房子就好了。Tony说等户口拿下了就开始着手考虑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了。一年前Tony还在大马留学,完全没想到在北京可以找到一份这样尚且满意的工作,户口更是遥不可及,可是都实现了便也觉得似乎很多梦想都会一一照进现实。其实我也一样。所以我特别坚定未来的一两年再回首现在,或许会心的一笑便是对时过境迁的最好应对。